医生被家属群殴,背后真相让人泪奔:赫医生,人间不值得,可是你值得

水木君说:

医学泰斗裘法祖老先生曾说过: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,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,医者仁心,从来不是说说而已!

最近又发生了一起严重的医闹事故。

44岁的高龄孕妇孙某,打算在北大医院分娩,要求是剖腹产,但是医生们经过检查讨论,考虑到她曾经有过生育史,各项指标也稳定,不符合剖宫产指证,就建议顺产,当时孙某并没有反对。

可是一周后,事情突然反转,孙某的丈夫找到值班医生赫英东,带着脏话问“我爱人能生吗?”,赫医生回答“可以的,顺产……”话音刚落,孙某的丈夫突然动手暴打赫医生。

随后孙某的大女儿也赶来一起拳打脚踢,孙某貌似在帮忙拉架,赫医生的头部、面部多处骨折,血流满面。

难以置信的是,孙某的大女儿是首都师范大学的在读学生,看到她如今嚣张暴戾的样子,很难想象为人师表会是什么样的场景。

赫医生顾及产妇安全,劝说孙某返回病房,但是再次遭到家属暴击被踹倒在地上后,家属不忘最后狠狠地又提了赫医生的头。

这次被打的一共有三名医生,赫医生是受伤最重的一个,颜面部多发骨折(眼框骨折,下颌骨骨裂),已不能从事临床工作。

这意味着产科的手术台上,又少了一个技艺精湛的医生,而同事和患者一致认可的“中国好医生”赫大夫,空有一身医术,将难有用武之地。

事后的一切,让更多人湿了眼眶。

伤势严重的赫医生,依然不忘协调科里安排产妇的分娩,直到孙某第二日顺利剖腹产生下孩子,这份敬业在同事眼里,都令人动容。

目睹了这一切的同事詹大夫发出这样的心愿,“我们一直被教育要视病人如亲人,但我们不希望被亲人如此对待……我不希望有一天医务工作者都要质疑自己的职业是否还是那么荣耀……”

无限感慨。

水木君一个做医生的朋友,连打开新闻的勇气都没有,“见得太多了,看一次心就凉了一层。”

她说医学院五年苦读,有两件事是必须做的,一个是开学第一课的庄重宣誓,那份热泪盈眶的使命感,至今难忘:

健康所系、性命相托。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,谨庄严宣誓:我志愿献身医学,热爱祖国,忠于人民,恪守医德,尊师守纪,刻苦钻研,孜孜不倦,精益求精,全面发展。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,助健康之完美,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。救死扶伤,不辞艰辛,执着追求,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!

还有一个,说来你可能不信,那就是学脱下白大褂逃命。

我有些不解,追问她,为什么要脱下衣服再跑?

她说,因为白大褂容易被揪住,医生的利益后期有法律保护,但是当时当刻,只能靠跑。

你要自己活着,才能救别人的命,这就是数万中国医生的无奈。

如果你身边也有医务工作者,无论身处什么岗位,他们的朋友圈都有一个共性,那是接连不断的加班和急诊,还有苦中作乐的保命指南。

如果最关系我们生命的医生渐渐寒了心,那才是我们最大的危机,也许有人在质疑医德不再,医风低下,但是你仍要相信在生死存亡的阶段,在最危机的时刻,医生护士永远是最希望你活下来的那个人。

他们手上拿着冷冰冰的手术刀,心里却留着最炙热的泪。

8岁男孩小雨患有暴发性心肌炎,心脏彻底停跳,需要人工不停地进行有效胸外心脏按压,才能续命,并且一刻不能再停,于是急诊室壮观的场面出现了。

30多名医生轮番上阵,30000次心脏按压抢救,四五个小时不断的接力抢救,孩子终于醒了。

在世界上能心肺复苏坚持这么久的也实属罕见,向我们中国的医护人员致敬,感谢你们用铜墙铁壁的守护跑赢了死神。

所谓奇迹,不过是有人不肯放弃。

一位主治大夫,考虑到升降手术台可能会对患者造成不必要的二次伤害,为保护患者,他就以跪着的姿势,完成了2个小时的手术。

他说,“姿势怎样并不重要,把病治好最重要”。

他们习惯了在生命面前做一个谦卑的求道者,竭尽全力,让每一个生命都不负此行。

一位70多岁的爷爷急性肺心病发作,被送上急救车,但是呼吸苦难只能站着。医生就用双手支撑住椅子,用身体当支架让老人依靠。

一路上救护车争分夺秒地前进,这位医生却死死抓住椅子,身体纹丝不动。

哪有那么多的岁月静好,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。

一个孩子被小鸡啄伤眼球,当地医院建议放弃治疗,但是中日友好医院的王志军主任认为还有一线希望,仍然坚持手术。

术后得知治疗效果比预期还要好的时候,王主任在手术室一角喜极而泣。

人生很难,说放弃是最容易的,可是医生偏偏这个世界上最不忍说放弃的职业,每一个生命,在这里萍水相逢,他们心里无限不舍。

这位医生跟腱断裂,本来在卧床养病,但是手术来了,二话不说就奔赴手术台,他就这样单脚站立,完成了两台手术。

手术结束后,他拄着双拐离开的身影,被称作最美的背影。

他们永远记得自己是医生,却忘了自己也是个病人。

凌晨,几名医护人员正在紧急抢救一名患者,这是他们今天的第7台手术了,连续几天的高强度,几乎不吃不喝不睡,在手术基本已经完成的时候,主治医生梁明突然倒在了地上。

据同事说,这已经不是梁医生第一次倒在手术室。

梁大夫说,应该的,没什么。

“只要有危重抢救的病人,不管我们多辛苦,只要把手术做成功,把病人的生命救下来,这是对我们最大的褒奖,也是最大的欣慰。”

他们的强大让人心疼,他们的软肋从不与人说。

一位病人突发躁狂症,哭喊着冲出病房,路过的医生、护士,连家属都拦不住。

然而,主治医生一到,将他抱在怀里的一瞬间,病人就安静下来。

将生命相托,你就是我最信赖的人。

照片上的小姑娘才2岁,今天是她要做心脏手术的日子,但是她吓坏了,哭个不停。

主治医生就把她抱在怀里,陪着她安慰她,小姑娘就真的破涕为笑,顺利完成了手术。

手术台上,他们是白衣天使,卸下战袍,他们依然是超级英雄。

一辆担架床在路上狂奔。

医生跪在担架上做心肺复苏,领头拖着担架狂奔的是一个怀孕的护士,医生加上患者的重量,担架车足足有300斤重。

拼尽全力,都是为了让生命再走一程。医者匠心,执此一念。

我不曾放弃你,请你万万要坚持。

心脏外科的一位大夫,10个多小时的心脏急诊结束后,怕患者再发生什么意外,就留下来躺在地板上,默默守护着。

他们拼死追逐的,正是我们不想失去的。

手术台上的患者等着输血,可是两袋血细胞的温度还不够,医生就把只有4度的两袋生命之血紧紧捂在怀里,嘴里直念叨:

“求求你,快点升温,快点升温,救命呢。”

他们说这是职责所在,我们却看湿了眼眶。

医患关系,何至于如此啊!

你可知道?每个医生手术前都面临冰火两重天的选择。

选择放弃?

无风也无险,明哲保身的最好办法。

选择迎难直上?

就要抗下所有的风险。成功了,一句感谢后他们马上奔赴下一场手术,他们的名字从未被记住。失败了,是沮丧,是生命的告别,还有可能是把自己逼上绝路的医闹。

可是他们想不了那么多,遇到急症的病人,挺身而出,早就成为他们医者的本能。你可以拒绝危险,可是你拒绝不了你自己。

职业的习惯,让他们看起来异常的冷漠与镇定,可你曾知道他们内心的重压吗?

这世上的疾病千千万万种,人类的探索不过是冰山一角,现实的残酷与他们无关,可是他们仍要鞠躬遗憾地对着家属说万分抱歉,我无能为力。

明知生命可畏,不由你我,可是他们,过不去自己的坎儿。

深夜一家医院的门口,一名医生无力地蹲地痛哭,他付出了那么多精力,昼夜不停的努力,最后还是没能保住那个19岁的年轻生命。

人性深处最绝望的无奈和痛恨,大概只有医生才能体会,明明掌握了一身技艺,明明志在救死扶伤,但是你依然玩不过死神,他铁了心要带走这个生命,连声招呼都不打。

道阻且长,荆棘满布,然而你要是问,是什么支撑他们依然负重前行,孜孜不倦?

水木君说,是这无比温情的世界。

一个乳腺癌患者,手术成功后,麻醉清醒过来的第一句话是:主任,我可以抱抱你吗?谢谢你救了我。

一位90岁高龄的老人,在医院住了8年最后因肺炎病故后,子女们料理完后事,第一时间赶到医院,对着多年照顾父亲的医生和护士深深地鞠了三个躬,医生们不知所措,马上还以鞠躬礼。

一位医生手术前,收到了家属孩子的信。

“手术风险很大,我们愿意承担,请您放心给我爸爸做手术,我们用最真诚的心相信您。”

你若生死相托,我必全力以赴,美好且善良,这才是世界该有的样子。

医生和病人,从来不该是对立的,唯有我们同仇敌忾,共同与疾病奋战的时候,才拥有生命最大的张力。

地球存在了几十亿年,人类只是初来乍到,再多的经验、高超的医术,放在生命的长河里,都不顾挂齿,生是偶然,死是必然,生命轮回,从来如此。

哪有有重患,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,虽然不一定妙手回春,凭着一腔孤勇,为我们披荆斩棘,无论是挽救生命,还是送最后一程,他们都曾让那些生命被认真对待。

不是医生离不开我们,而是我们不能没有他们。只是因为这一份医者匠心,我们都应该鞠躬对他们道一声:

“谢谢你,爱我如生命。”

“谢谢你,不会放弃我。”

作者/才华水木君,水木文摘(mweishijie)原创发布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

如果看到大家评论和转发,小编就更来劲了!

商务合作QQ:2041349916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